小蘑菇自动接单app

() 所有人终于部撤回到城内,随着嘭的一声,血色城终于正式关闭。

这厚重的大门关闭,让所有人是正式将心放在了肚子里,只有站在城墙上的李枫,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欢呼的人们,感觉此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下面的人在清理着跟着关门时撤离的人们,一同走进来的怪物。这些怪物实在不足为据,只不过有一只精英指挥官,其他的都不是什么麻烦事。

李枫一个闪烁出现在精英指挥官的背后,魔杖聚集起一个火球,等到对方发现时,火球已经出手而出。贴脸完正中打到面部,这只城内最棘手的精英指挥官直接暴毙。

渐渐地,李枫竟然已经习惯使用闪烁,而多次的熟练使用,让这个技能的再次释放也越来越快。熟练掌握,并不是一件坏事,更重要的是这种悄无声息的移动,实在是强大的不像话。

解决这只,也只是李枫的一时兴起。之后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欢呼,没有管其他城内弱小的怪物,它们肯定会被悉数击杀,也费不着什么损失。再次一步一步登上城墙,神情凝重的看向下面。

怪物疯狂的敲打着大门,除去散发出一些声响,整个大门纹丝不动。难怪能够让所有人安心,就这个强度,也不知道是什么配比以及什么金属元素合成的合金,在硬度方面的确是有着保障。恐怕单单是四个城门的四扇大门,就耗去了相当多的资源。要知道这些金属资源,以现在被封在城市中出不去的状态下,想要再获取简直就是难中加难。

也只有每日白天会有骑兵们出去探索,可以采集一些因天灾降临地质变化、而产生的露天的矿藏带回去。

怪物们越积越多,疯狂的向这两扇大门推搡。甚至在他们之中发生大量的践踏事故,一些弱小的怪物一个不小心被推挤摔倒,甚至没有摔倒就这样被活活挤死。

还是智力低,智力高的魔物强大的参与进这场拥挤,甚至还在不停的鼓舞着怪物的心,说什么只要推过去就是胜利。而一些智力高的脆弱法师型魔物则是远远观战,以一个指挥官的身份不断忽悠着更多的魔物。智力高低的区别带来的差异一看便知,低得只能被高的所忽悠,这就是智力层面上的可悲。

即便如此,这扇大门连晃动也不晃动一下,难道真的就此安稳?自己难道之前的想法都是多心,也许系统也该给一个相对而言简单的任务?让自己等人好好休整,直接面对最后的决战之类的。

轰隆声越来越响,伴随着耳边的铳枪射击声音。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大地在颤抖,李枫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观察这个所谓的六头蛇,不是看这些弱小的怪物。那一只多头蛇已经愈来愈近,已经进入到了刚刚骑兵们作战的区域,正在继续向这边走来。

不好,这家伙似乎会远程攻击。想到这里的李枫,不认为这里是个安的地带。刚准备撤离,天空中略过一群秃鹰,是一群变种的秃鹰。

李枫这才想起,之前推测对方还有空军,不过数量并不多,否则这里早就是一片血海。之前刚进城也在地上发现少量羽毛和鸟类黑糊的尸体,想必就是第一波侵来的敌人被击落的样子。天空中的秃鹰约莫有三四十只,刚刚还在火力狙击六头蛇的人们立马先行转火。

这些秃鹰很是脆弱,虽然看上去有着尖锐的利爪,绝对一击就能将人的喉咙给撕穿。但是它们可没有那种霸道的皮肤进行防御,每一发子弹只要是命中,都可以洞穿出一个硕大的洞口。挨上一发就有些飞行不稳,两发直接坠地而亡。

这一阵阵铳枪射击,无数的弹雨过去击杀掉大部分秃鹰。李枫见缝插针使用火球点杀,易燃的羽毛碰到火焰的刹那,直接从一个飞行的秃鹰变成一颗下落的火流星。浑身都是火焰坠落到地面,再看到时已经可以说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烧鸡。

空军是干净利落的解决,但空军只是吸引火力的一支队伍,再次看向六头蛇,已经前进到城门前面。庞大的身躯本就与城墙同高,看起来是相当恐怖。

每一个头颅都看着城墙上的小人,李枫作为其中之一,盯着那发红的眼睛,嘴中不断滴落的绿色液体,浑身上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李枫当机立断,赶紧撤退到城墙一侧尽头,远远地看着铳枪手与六头蛇的深情对视。

如果换个背景,换成爱情剧。就这个对视,这个气氛,李枫怎么也得给个满分。可惜这不是那美好的爱情,这是一个战争,一个灾难。

铳枪手们不是不想动,而是已经看傻。这种庞然大物比巨型食人魔还要告上几个个头,加上这诡异的造型,浑身散发着粘稠的恶心液体,数个头颅。无论是哪一种,都只能用畸形来形容。这种造型配合庞大,真的让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几秒后,所有人反应过来是不是应该逃跑。但就是这几秒,一切都有些晚。

哗。

听到一阵水流的声音,一个头颅直接吐出一大坨的绿水。没等反应过来,面对面直接命中城墙之上。

“啊啊啊啊。”

瞬间城墙上面响起一阵阵惨无人寰的叫声出现,绿色的液体刚扑上来,远处的李枫都没有观察仔细。待到完落下,已经集中大量铳枪手,在城墙上留下大量绿色液体的堆积,并且还向下滴落。

“小心,滴下去的绿水带有超强的腐蚀性!”

绿水接触到这些建筑,先是升腾起一阵白烟,然后立马传来滋滋声。伴随着的事痛苦的喊叫,等李枫透过白烟看清,原本在城楼上面自认为位置最安的铳枪手,已经有小半浑身血肉模糊,甚至被这绿水瞬间烫掉大部分皮肉。幸运的被直接击杀,不幸的反而是躺在地上不断地呻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城墙上面立刻变成一片人间地狱,可以说原本比较完善的防御顷刻间已经崩溃瓦解。

下面是不是也响起一阵痛苦的尖叫,还伴随着城主等人的指挥,喊叫着让大家不要去触碰绿水。李枫躲在一边,果然人数一多执行力完达不到想象中的那样。

自己虽然是提醒了,但那么多人总会有几个蠢笨之人反应不过来或者按捺不住好奇非要试试。人数一多必然是这样的,毕竟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高标准。

这点在李枫意料之内,毕竟玩个游戏也是,只要是几十人的大型团队副本。有些头目的技能在自己眼中是多么的好躲,都有各种提示圈只要躲过去即可。即便如此每一次如果不有几个蠢货操作失误,李枫都会感觉惊讶。

这太正常不过了,属于正常损耗。李枫并不在意,只不过对于这个恐怖的怪物更加好奇。六头蛇,的确是个强敌。不过应该远不止如此,这点还完不够看。

李枫继续静静看着,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现在一定不能急,面对未知的强大最好还是完摸透。这说是游戏,可是一个另类的游戏。其他游戏团灭之后总结经验发现怪物新的技能,再次改善就是。而这里,机会永远只有一次。

六头蛇好像很兴奋,只是一击就大磋人们的士气。手舞足蹈的直接用身体撞击城墙,每一次都发出轰隆的响声。但出乎李枫等其他做任务所有的人意料,虽然撞击声够响,但是城墙以及城门是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这座城市防御力足够强大,怪不得他们每个人都引以为傲。能够在这种天灾降临的模式修建起这种城市,费工费时费料,还要不断承受住怪物们的骚扰,的确是值得自夸一番。

六头蛇撞击十多分钟无果,似乎它自己还被撞的身体有些发红。恼怒的它终于停止这种愚蠢的做法,发现自己是根本无法用身躯来撼动这座钢铁一样的城市。

趁这段时间,血色城的人们已经把伤兵运走治疗,已经死亡的没有办法,连尸体都没空回收也只能在那里暂时性委屈的躺着。其他人纷纷躲入到监控室等地,有了这个教训,是连面都不敢露,生怕空中掉下一些腐蚀性的酸雨让自己莫名暴毙。

就这样在监控室内静静等待,等待着天明这些怪物自动褪去。他们始终相信,这座城市是怪物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

众人死死盯着监控,李枫单独行动依旧站在城墙上一角,看着这黎明前最后的疯狂。

突然六头蛇每一个头颅部疯狂的运动起来,接着嘴部明显部变大,一个接一个疯狂朝着大门吐着那绿色的腐蚀性液体。

又是一阵腐蚀性的白烟,打在城门上,流淌在大地上,明显从视觉效果中就可以看出这一切都被这液体所腐蚀。

“不好,大门有危险”

“大门,被撼动了”

城墙上面的李枫与监控室里的众人同时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这里就会立马被怪物给淹没。

“炮弹送来了!”

就在这时一阵话语给了所有人希望,正是刚刚开着汽车出去运输炮弹的那几人。此刻正气喘吁吁地扛着两个箱子,赶紧登上刚刚已经撤离干净的城墙。

城主眼中燃起了希望,立马下令健的铳枪手们再次返回。回到城墙上面前已经放着两个打开的箱子,其中一个是满的另一个则是装载一半,一共三十枚炮弹摆在面前。

“只要拿这个给我狠狠地打,杀死这只恐怖的巨型怪兽,那么一切就会好起来”

城主亲自登上城楼指挥战斗,看着最后的一些炮弹,喜笑颜开。

“立刻来人,十枚一齐,不,二十……不,三十枚部一同打出”

雨泽城主连续两次改变,最后狠下心来一挥胳膊,指挥着众人开始装填。

“城主大人,这可是我们剩余的部炮弹,如果打光,我怕…”

“怕什么怕,东西没了我们可以再造,再慢慢研制。只要人类没有死绝,就还有希望。这只肯定是最后的怪物,如果再来,那么真是天亡我们。听我的,速度装填,射击!”

有人劝城主稳定,城主的豪言壮语听着是很振奋人心。能够果敢的做出这些决定,无论对错,起码有自己思考的方向,不犹豫,那么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城主。

李枫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心中默默打起分。不过勉强合格归合格,他一定不知道这种六头蛇还有复数只,更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只更恐怖的存在。李枫没有如实说出,依旧只是安静地看着。

自己要亲眼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抗揍,就这些火箭弹的威力,每一发都应相当于自己一个弱化版炎爆术。那么这相当于将近三十个炎爆术轰上去,怪物还能够存活吗。

思考着,就眼看着所有人已经摆好架势。这只六头蛇还不知道城墙上面发生什么,自己依旧在疯狂的吐息着城门。在它认为,被自己吓跑的弱小人类,已经不可能再次走回到这座城墙上面。就在它疏忽的心理下,顽强的人们已经又一次鼓足勇气与它正面相对。

轰隆!

一发发火箭弹争先恐后的向着六头蛇飞去,接触到的一瞬间,数个爆炸声同时响起。如此短距离的大范围引爆,震得人是鼓膜发痛,还有一些碎片溅射上来。

但没有一个人估计这些,爆炸过后立马伸头看去。刚刚铳枪无法击穿的六头蛇皮肤,现在已经破烂不堪,大面积的坑洞,将这只六头蛇是打的千疮百孔,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倒下,重重摔在地上。

明显的死亡让所有人欢呼起来,就像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外面的天也逐渐泛起鱼肚白,在这黎明前的最后一刹那,人们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监控室的人们同样拥抱,甚至忍不住有的已经拿出自己私藏的好酒准备庆祝。到处一片欢呼雀跃,只有李枫依旧在城墙角落静静看着城门下面。

这只怪物不可能只有这点本事,虽然现在看已经非常强,但总感觉还差上几分火候。尤其是洞察告知自己的那一句,这只怪物身上似乎因为魔化有了特殊能力。那么那个特殊能力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大招,还没有放就已经被秒杀?

就在这思考犹豫之时,地上怪物的尸体有一次散发出烟雾。这烟雾,是白色与黑色的交织。特殊能力来了,李枫饶有兴趣的继续趴在城门上,看着下面的变化。